全球化背景下世界经济长波运行特征研究

作者:admin  |  来源:未知
 

  中国新闻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成果选介学科成果国际问题研究

  南开大学经济学院张兵副教授主持完成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全球化背景下世界经济长波运行特征研究》(项目批准号为06CGJ007),最终成果为同名专著。课题组成员有:李翠莲、张伯伟、韩燕、王自锋、王浩。

  世界经济长波(长周期)的研究是世界经济理论研究的一个重要方面。长期以来,众多的经济学家都对世界经济长波的产生原因、发展历史和变动趋势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该课题在总结前人对经济长波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探讨了全球化背景下发达国家、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其它后起发展中国家经济长波运动的特点和规律,并从技术创新和制度演变的角度分析了其特点产生的原因。该成果基本思路和主要内容如下:

  该成果首先阐述经济全球化的特征、动因及影响并总结国内外经济学家对经济长波理论研究的成果,然后分别在发达国家、先行的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后起的新兴工业化国家之中选取典型国家,对这些国家的经济长波进程进行了具体划分,进而从理论上分析经济长波形成动因并对理论分析结论进行实证检验,最后以此为基础探讨了全球化背景下世界经济长波运动的两个特点:长波波幅在不同阶段的差异性和长波运行的同期性及非同期性,具体分析了这两个特点的表现形式,并利用理论分析中得出的结论对这两个特点出现的原因进行了深入探讨。该成果的主要内容和观点包括:

  第一,探讨了经济全球化的特征、动因及影响。经济全球化是世界范围内各国和各地区经济融合成整体,按照市场经济要求保证生产要素自由流动和合理配置的历史过程;经济全球化反映了国际分工进一步向广度和深度发展的历史过程和总趋势;经济全球化是市场经济体系和经济运行规则的全球化;经济全球化还是全球利益结构重新调整的过程。生产和直接投资的全球化、贸易全球化、金融和资本流动全球化以及国际经济组织的建立、发展和经济规则的全球化,是经济全球化最主要的特征、表现形式和有机组成部分。科技革命和生产力发展是经济全球化的物质技术基础;市场经济体制是经济全球化的制度基础;跨国公司的迅猛发展是推动经济全球化的中坚力量;国际经济组织的建立是经济全球化发展的组织保障。随着经济全球化的深入发展,各国日益紧密的经济联系在很大程度上会强化各国经济周期波动的同步性;同时,经济全球化的深入推进客观上还有助于增强各国和整个世界经济周期波动的稳定性。

  第二,探讨了经济长周期波动的原因,提出了“基于制度创新和演变的技术创新长波论”。制度安排的创新和演变为技术创新的发生创造有利条件,导致出现革命性创新和基本创新,开创新的技术机会和技术范式,带来较高的利润水平,使得经济长波处于上升阶段;随着改进性创新以及伴随的虚假创新的进行,技术机会逐渐减少和耗尽,出现“技术的僵局”,此时利润减少,长波进入下降阶段。经济的低迷和低利润要求进行革命性技术创新,开创新的技术机会,同时客观上也为革命性技术创新的发生创造了条件。在适宜的制度创新条件下,新的革命性技术创新发生了,经济也由此进入新的长周期波动。而作为制度因素非常重要组成部分的经济全球化的深入推进会对经济长波的波动特征产生影响,贸易、投资、生产等经济全球化各组成部分的深入推进一方面在纵向上会影响到各国经济长波的波动幅度,在增强各国和整个世界经济周期波动的稳定性的同时使得各国经济长波的波幅缩小;另一方面经济全球化的深入推进也会在横向上影响到各国经济长波波动的同步性,各国随着经济联系和影响程度日益的提高经济长波波动也会表现出比较明显的同步性。

  第三,探讨了全球化背景下世界经济长波运动的特点之一——长波波幅在不同阶段的差异性,并分析了其原因。通过观察发达国家、先行的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后起的新兴工业化国家经济长波运动的具体形态可以发现,随着各国经济发展阶段的不同,各国的长波运动在不同阶段的波幅也表现出了不同的特点,呈现出波幅由小变大、再由大变小的趋势。长波波幅差异性特征出现的主要原因在于:随着产业技术革命的进行和技术范式的转换,各国经济在不同的发展阶段会发生主导产业的变化;而随着各国以主导产业为核心的产业结构和经济全球化等其它一些制度环境在不同发展阶段的变化,各国经济的短周期波动在波幅上会表现出四种不同的类型(古典周期Ⅰ、古典周期Ⅱ、现代周期和新周期);短周期不同类型的波动特征会对长周期的运行特点产生重要的影响,使长波的运行在波幅上表现出明显的阶段性。

  第四,探讨了全球化背景下世界经济长波运动的另一个特点——长波运行的同期性和非同期性,并分析了其原因。利用11个发达国家、7个先行的新兴工业化国家和2个后起的新兴工业化国家的长波数据分析后可以发现:发达国家的长波领先于先行的新兴工业化国家,而先行的新兴工业化国家的长波变动又领先于后起的新兴工业化国家,发达国家与先行的新兴工业化国家以及后起的新兴工业化国家长波运动之间存在领先——滞后的“雁形形态”。导致长波领先—滞后的非同期性及同期性出现的原因在于:各国内部制度演进顺序导致产业革命技术创新的时间不同,这内在地决定了各国长波运行会出现先后顺序;产业革命技术创新在各国的扩散顺序外在地推动了长波非同期性和领先—滞后结构的形成;其它一些因素如经济全球化的深入推进、创新时滞的长短、随机的外在重大事件(如战争)等会对长波运行的非同期性和领先——滞后结构产生重要的影响,甚至会推动各国长波运行出现同期性。

  第五,探讨了中国经济长波的特殊性。我国的经济长波运动存在超长上升期,我国经济长波超长上升和高涨期的出现可以说是一个发展中社会主义大国利用制度创新和技术创新推动长波持续高涨的成功特例。在经济全球化背景下,我们应该以持续的技术创新和制度创新来推动我国经济长波超长高涨期的持续,使其在一个较长时期内成功保持高位平稳运行和国民经济的又好又快发展。

  长期以来,经济学家对世界经济长波的研究大部分集中于对世界经济长波的存在性和产生原因的探讨,而对长波本身的波动特点和规律的研究则相对被忽视了。另一方面,经济学家们对长波的研究通常都是集中于对英国、美国、法国等老牌资本主义发达国家的长波运动进行探讨,而几乎从不涉及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其它后起发展中国家的长波运动。有鉴于此,该课题在总结前人对经济长波研究成果的基础上,力图探讨全球化背景下发达国家、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其它后起发展中国家经济长波运动的特点和规律,并从技术创新和制度演变的角度来分析其特点产生的原因,从而在理论上丰富和发展对世界经济长波的研究和认识。因而该课题的研究和探讨是具有一定的理论价值和意义的。

  通过对全球化背景下发达国家、新兴工业化国家和其它后起发展中国家经济长波运动特点和规律的研究,我们可以更准确地预测和把握世界经济增长波动的大趋势,从而有助于我们认清形势,趋利避害。例如,从经济长波的运行角度来看,由次贷危机所引发的美国经济衰退有其历史必然性。正是制度创新和技术创新的缺乏导致了美国经济衰退和经济长波进入下降期。而信息技术产业发达、国家强大的宏观政策调控和经济全球化程度的提高等因素决定了此轮美国经济长波下降期呈现出了波幅小、持续时间短的特点。另一方面,通过研究全球化背景下经济长波的形成机制及波动的特点和规律,我们可以更好地预测和把握我国未来的经济增长和周期波动状况,抓住历史机遇,制定切实可行的国民经济发展规划,积极驾驭经济周期的波动,保证我国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健康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