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头带我去旅行

作者:admin  |  来源:未知
 

  众多摄影爱好者在海边栈道上等待拍摄海上日出。福建日报记者 吴恩儿 通讯员 郑小倩 骆艺玲 摄

  卢文光,“圈内”知名老“摄”友。本文发稿时,他正在巴尔干半岛边摄影创作边旅游观光,计划下月22日回国。“我的水平不一定很怎么样,但这些图片都是我在别人很难到达的地方拍摄的。”本周初,卢文光出发前这样对记者说。

  2013年,63岁的卢文光退休。他重拾自己的摄影兴趣,开始一边旅游一边摄影,并在国际上拿了大大小小的25个摄影比赛的金奖。“印象最深的一次行摄活动,是到非洲的埃塞尔比亚西北部拍摄几个原始的部落。10位摄影师的团队,配备了14人的后勤保障队,其中有2名安保人员和2个厨师。此外,还随车携带发电机。”卢文光说。

  为什么要如此不远万里去摄影?“世界很大,每个地方的人都有着自己的生活方式。我一边旅游一边摄影,这是我了解世界的方式。”7年来,卢文光以每年10个国家左右的进度在世界各地行摄,还不包括国内的行程。“如果想拍好照片,我可能会在一个地方待一整天,观察、思考,然后再拍摄。此外,事先做功课也很重要。”一年365天,卢文光至少有一半的时间不在家。哪怕在家里,他还要对照片进行后期的修片与投稿工作。“行摄天下,我生活过得很充实。”

  作为福建省观鸟会的资深生态摄影师,“斑马”用自己的镜头记录下了超过700种的鸟种,这样的成就是非常不容易达到的。“鸟是活的,鸟类摄影的挑战性太高了。”不仅如此,一些珍稀鸟类出现的地方,对于人类而言充满着挑战:在云南腾冲,3公里多的高海拔山路,“斑马”喘着粗气歇歇停停走了近2小时。冬季,雪枭从北极冻原带南迁至我国的黑龙江北部等极寒地区。为了能够更灵活地按动快门,“斑马”在零下约30摄氏度的户外坚持戴露指手套。拍摄结束,他的手指起水泡了,“终于知道了,手指不仅有烫起泡的,还可以有冻起泡的”。

  “让心像风一样自由”热衷的摄影项目,不在陆地上。他喜欢的是水下摄影。“在水的折射作用下,水下的光影更加具有视觉冲击力,更加具有迷幻的色彩。”为了拍摄七彩斑斓的水下世界,“让心像风一样自由”走遍了世界五大洲。水下的美景如此恬静,“让心像风一样自由”有时候甚至忘了拍摄,沉静在身边的美景中。

  对于普通的游客来说,福建的旅游目的地不是厦门,就是武夷山。但是,对于摄影爱好者来说,他们心目中福建的旅游目的地可能另有他处。在百度上输入“滩涂摄影”4个字,跳出了374万个搜索结果,排在第一位的就是醉美霞浦滩涂摄影创作团的召集令,以及蜂鸟网等各大著名摄影网站的霞浦滩涂摄影的攻略。事实上,福建的霞浦等地已经位列国内最著名的摄影旅游目的地行列。

  虽然国内其他地方也有滩涂,但霞浦地理优势明显:海岸线长,浅海滩涂面积大,大小岛礁多。另外,霞浦还拥有中国历史文化名村半月里等畲族特色村寨。这就意味着,摄影爱好者在霞浦可拍摄的题材很多。经过多年持续打造,霞浦已经被中国摄影家协会授予“中国摄影地”称号,被中国自驾旅游产业联盟授予“中国自驾旅游基地”称号,更被海内外旅游摄影爱好者们推崇为“中国最美滩涂”。

  同样是沿海,惠安县也是国内热门的摄影旅游目的地。该县东部崇武、山霞、净峰和小岞四个镇的惠女以奇特的服饰、勤劳的精神闻名海内外,每年吸引着超过30万的摄影爱好者涌入拍摄惠安女的服饰及劳作,惠女摄影旅游由此悄然兴起。在崇武镇大岞村惠女风情园等摄影创作基地,只要有需求,惠安女下海、补网、绣花、扛石等劳动场景分分钟可以重现,供摄影师们拍摄和创作。

  福建不只有海,还有山。尤溪县的联合梯田以及政和县的念山梯田,也都是国内著名的梯田摄影胜地。“端午节过后,我们的梯田就开始放水、插秧。从上往下拍,这个季节的梯田美轮美奂漂亮极了。”对于即将到来的摄影季,福建政和星溪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叶益强充满了期待。

  早晨7时许,天刚蒙蒙亮,霞浦杨家溪榕枫公园的榕树群下,一排排三脚架已经整齐地排列着,摄影爱好者们则在三脚架后面或蹲或坐或站。太阳慢慢升起,阳光透过茂盛的榕树枝条洒向地面,营造出了梦幻般的场景。这时,一位戴斗笠穿蓑衣的老农牵着一头水牛缓缓走来。他的身后,一位穿着畲族服装的老奶奶,挑着一担水桶亦步亦趋。伴随着他们的脚步,哒哒哒的快门声此起彼伏。这样的场景,每天都在同样的地点发生。这就是著名的杨家溪水牛摄影。老农的扮演者叫陈维佐,今年59岁。老奶奶的扮演者叫章门珠,今年87岁。她是陈维佐的伯母。没有担任模特儿前,他们都只是当地的普通农民,摄影旅游的火热,让他们找到了商机。每场拍摄活动,持续的时间大概在25分钟,收费300元,在场的摄影爱好者AA分摊。“大潮的时候,摄影爱好者拍了滩涂后一般都会到这里拍摄。综合淡季和旺季,我每个月的收入有几千元。”谈起摄影旅游给自己带来的收入,陈维佐很满意。

  类似的场景,每天也都在惠安县发生。参与重现扛石头、出嫁等场景的惠安女,根据工作强度及时长,也能得到相应的报酬。

  随着摄影旅游知名度提高,纷至沓来的好“摄”游客更是直接带动了当地旅游相关产业的蓬勃发展。如何更好地服务摄影游客?霞浦县一直在思考。为方便摄影游客,霞浦县文体和旅游局根据全县摄影点的布局和景观特色,设计了东、西、南、北四条摄影路线多万元完成围江、沙塘里、北岐、小皓、东壁、花竹等6个摄影点建设;投入近50万元完成东线和城区摄影旅游交通标志牌建设;完成50多个旅游厕所新建和改建工作。同时,制定出台《关于促进乡村民宿规范发展的实施意见》和《霞浦县民宿评定标准》,引导和扶持发展精品民宿,不断提升旅游接待能力,更好满足摄影游客的需求。此外,鼓励各乡镇组织举办“妈祖走水”“畲族歌会”等民俗节庆活动,助力霞浦县摄影文化产业持续健康发展。2018年,霞浦县全年接待游客457万人次,旅游总收入41亿元。今年的“五一”小长假,霞浦全县接待游客9.4万人次,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8.1%;实现旅游总收入约7780万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18%。

  在惠安县,摄影旅游也带动了交通、餐饮、住宿、购物、娱乐等相关消费。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全年,惠安县共接待境内外游客达859.36万人次,比上年增长26.7%;实现旅游总收入97.75亿元,比上年增长33.3%。

  摄影旅游,颠覆了此前摄影与旅游的关系。原先,摄影是从属于旅游而存在,是旅游的附属品,那时的拍照行为,更多的是旅游留影性质。而当摄影“反客为主”之后,无论是摄影者/旅游者本身,还是摄影旅游目的地的政府部门,都在思考如何做得更好。

  对于摄影爱好者而言,诸多的摄影旅游目的地都很热门,无数的摄影爱好者已经来到这里。那么,如何才能拍得比他们更好?到了一个地方,随便按动快门,这绝对不会产生一幅好作品的。相机是工具,摄影是手段,取景框后面的眼和脑才真正决定摄影作品水平的高低。采访过程中,我欣赏卢文光的观点,“如果想拍好照片,我可能会在一个地方待一整天,观察、思考,然后再拍摄”。

  对于摄影旅游目的地的政府而言,不掏一分钱的宣传费用,这些游客就把当地景点的照片满天发。这不是免费的广告吗?那么,如何服务好摄影旅游的游客就很关键。很欣喜地看到,我省的霞浦等地,已经很好地意识到这点,并增加投入细化服务。这样的改变,最终将产生多赢的格局:景点更多更漂亮了,摄影者/旅游者更爱来了,当地老百姓收入也高了,当地的经济发展起来了……

  所以,当摄影旅游成为新型旅游方式,镜头带我去旅行真是一件大好事。(记者 吴恩儿 通讯员 郑小倩 骆艺玲 文/图)